首页 > ag亚游官网手机版 > 修真史前十万年 高慕遥 > 第八十二章 上官秋潮

第八十二章 上官秋潮

小说:

修真史前十万年

作者:

高慕遥

分类:

ag亚游官网手机版

更新时间:

2019-10-27

“被泯灭了心智的人,还能恢复如常吗?”

岳岿然再问。

戏小蝶的那位姨娘戏白鸢的事情,没有忘记,但红风暴显然不知道。

果然!

红风暴闻言,眼底有犹豫之色,但只一思索,就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所谓泯灭了心智,实际上又分两种情况,其一,彻底了抹杀了神智,令对方成为一具行尸走肉般的存在。这一种,是绝不可能再恢复的。”

“其二,便是封印了对方的记忆,甚至是以药物,秘术之类的东西迷惑了对方的心智,再告诉他一段假的记忆,这一种,若能找到办法,仍有恢复的可能。”

岳岿然微微点头。

“这后一种,听起来倒是很适合你。”

“道兄——”

红风暴又慌了,忙道:“这后一种,听似不错,但实际上,灵智也是低下的很,和彻底泯灭了神智,没有多少区别。全看各家各派,擅长哪一种而已。”

“你们红家,擅长哪一种,不要告诉我红家的人不干这种事情。”

“......我们红家,大部分选择了后一种。”

“以药物迷惑心智,还是功法秘术?”

“药物。”

“你们所用的药物,和其他各家各族,可有共通之处?”

“炼制药物所用的材料里,多少会有些药性相似的材料,都是修真界里,广为人知的东西。”

“你们会炼制解药吗?”

“会。”

“别人家的解药,解的开你们红家的迷心药吗?”

“那是不可能的,除非知道我们家的丹方,再做针对,特别炼制解药。”

岳岿然微微点头。

红风暴见他似乎认准了这个方法,心中更是苦涩。

......

“争锋榜上,你排多少?”

岳岿然转过话题。

红风暴闻言,立知自己水准越高,越可能不被泯灭了神智,忙道:“我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参与争锋榜的争夺了,二十多年前,排名三十七。放到现在,我绝对可以攀的更高。”

“你在进步的时候,别人也在进步,不要自信过头了。”

岳岿然马上斥道。

“道兄说的是。”

红风暴重重点头。

“你已经见过上官凡的截道大九式,和他比起来,你又如何?”

红风暴闻言,顿时尴尬。

“......他的截道大九式,的确是厉害,我不如他,但只要给我时间,我相信我绝不会输给他。这一劫——是我蜕变的关键。”

目光飞快坚毅起来。

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已是战奴。

“我在找可以孕育母胎的水行,木行,甚至是其他行属的灵物,把你知道的消息,都告诉我。”

岳岿然话题再转。

红风暴又是道来。

详细!

详尽!

确定的,不确定的消息,此人是一起道来,毕竟关乎自己有没有用。

岳岿然听的十分认真,不时又问上几句。

红风暴的见识,比起那山中坊市的老板,要广博的多了,其中数条消息,令的岳岿然颇为关注,不时问上几句。

......

一番问下来,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

“转过身去。”

再无可问后,岳岿然淡淡说道。

红风暴怔了怔,转过身去。

嗖嗖——

岳岿然手指飞点,在对方身上,种下禁制来,红风暴目光沉着,没有多问。

种下禁制后,又是摸出丹药,衣服来给对方。

“隔壁房间是你的,你自己去洗漱疗伤,你是个聪明人,该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红风暴接过,应是而去。

到了此刻,终于只剩岳岿然一人,也感觉不到谁的灵识扫来,暗暗吁了一口气。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仓促,白家,上官家,穷家,自由修士联盟,连接成了一张看不见的网一样。

“不管怎样,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仍是冲击到下一个大境界。”

岳岿然下定决心来。

小半个时辰后,红风暴再过来。

伤势简单处理过,气息稳定了不少,洗漱过后,乱发扎起,昂藏铮铮的面庞显露,山势起伏的面孔里,透着豪雄魄力。

身材自然是高大,但穿上岳岿然的衣服,仍旧显得有些松垮,看着岳岿然,目光精亮有力。

岳岿然只看了一眼,便是摇头。

“如果你仍旧是那副红家少爷的桀骜眼神,不要说是上官凡他们,便是我,也要对你更加提防几分。”

红风暴闻言,连忙将目光收敛了几分,沉郁下来。

也无什么再可说的,依旧让对方疗伤去。红风暴离开时,神色欲言又止,想来和他的族人有关,但终究是说不出口来。

......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上官凡才再来。

同行的还有一个黄衣女子,娇娇小小的身材,圆圆的面庞,美目如画,一身的大家闺秀的气息,美目之间,依稀有几分冷郁与愤恨。

岳岿然看的目光一闪。

“道友,住的可还满意吗?若是不满意,我们上官家,还有几处上好的院子。”

上官凡进了院子,便是热切的打起招呼。

二人一番你来我往。

“道友,这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上官秋潮,听说道友战场悟道,大发神威,十分佩服,非要跟过来看看。”

上官凡朝那女子一指。

岳岿然听的心中一乐,马上明白过来。

散发王霸之气还不够,你这是还打算对我使美人计啊,你自己在男女之事上吃过亏,便以为人人都会陷进去?

“见过岳大哥。”

那上官秋潮,斯斯文文的行了一礼,目光好奇打量,有些纯真,似乎不谙太多世事。

岳岿然微微点头。

上官凡点到为止,也不急着促成什么。

......

“如今已到我们上官家,道兄在寻找什么东西,尽可对我详细说一说了,在下绝不推辞。”

上官凡半点不问红风暴的事情,先问岳岿然的需要。

岳岿然也不跟他客气,就是把自己在寻找孕育类灵物的事情道来,上官凡听的满目思索之色。

“道友说不出所需之物的名字来,倒是有些难办,而且你要的,肯定不是普通灵物。这类东西,修真界里虽然不少,我们辽远山城的坊市里,应该也有一些,但高级的就不多见了。道友要找,只怕要在我们上官家,多留一段时间。”

“无妨,我有的是时间。”

又是一番客气。

上官凡又是详细介绍起,自己的所知起来。

和红风暴所讲,没有太多的大区别,都是这一片修真界里的尽知之事。

二人言谈,那上官秋潮在旁边听着,眼中数次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