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网赌ag太假|首页 > 她被反派攻略了 闲阶桃花 > 第135章:回忆

第135章:回忆

小说:

她被反派攻略了

作者:

闲阶桃花

分类:

古典网赌ag太假|首页

更新时间:

2019-10-27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她被反派攻略了最新章节!

荒寂的福熙宫,早已经是一片废墟。

曾有人提议重修,都被伯庚给否决了。

有人说伯庚是为了月照国的未来,斩断恩爱。

也有人说伯庚,是极度凉薄。

这十几年来,伯庚也鲜少踏入这片废墟。

哪怕路过,也都是绕着道走。

但今天,伯庚来了。

身边只跟了安怀。

阴阴沉沉的天,再加上这沉寂的废墟,令人愈加沉闷。

伯庚慢慢在废墟里步着,安怀脸色担忧,却不敢上前。

“老东西,你听到了吗?”伯庚突然出声。

“陛下?”安怀一脸疑惑,“您听到什么了?”

“你没听到吗?”伯庚悠悠叹息,“是采桑歌,她最爱唱的。”

安怀无声一叹。

伯庚闭了闭眼,仿佛在回忆,“她唱的歌其实总跑调,但朕就爱听她唱。

朕想偷懒的时候,朕觉得苦闷的时候,朕想逃避的时候……

她的歌声,总能令朕愉悦心静,感觉到真实。”

说着,伯庚抱了抱双臂,似乎感觉到一阵冷意。

安怀想要上前为伯庚披上斗篷,却被伯庚给止住了。

“安怀,你觉得白家倒了,她会开心吗?”

安怀没有回答。

伯庚自顾自地摇头,“她不会。

她最恨的,是朕。

是朕挑起那场血腥,也是朕,将文家与文武军推到了风口浪尖。

是朕,亲手葬送了朕的心腹爱臣。

也是朕,不能兑现对她的承诺,让她含恨离世。

都是朕……”

伯庚缓缓在废墟中蹲下,抱头哭泣。

“阿晴……阿晴……”

伯庚低低的呼唤声,宛若孤单的魂灵,游荡在这片废墟,却惊不起一点涟漪。

安怀抹了抹眼泪,眼眶泛红。

不管外人对伯庚有多少误解,只有他明白。

伯庚没有给文昭仪,给文将军追封,也没有重修福熙宫,不是因为默认了那则预言。

也不是因为他害怕世人的眼光。

仅仅只是因为,只有这样,伯庚才能永永远远记住自己的伤痛与过失。

这把钝刀子,已经在伯庚的心里整整磨了十六年。

伯庚不知道,安怀也不知道。

哪一天才会是解脱。

不知过了多久,伯庚的情绪恢复平静,拿帕子抹干脸上的泪痕,披上斗篷,慢步走出福熙宫。

宫外,武辰已经在等候。

伯庚讶异地看向武辰,“白家的事情,清点完了?”

武辰上前行礼,答道:“回陛下的话,过程很顺利。

根据几位大人的举报,在白丞相的家中、别院,以及妻舅家中,都搜出了大量的铁证。

其中还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白侍郎。

微臣来请示,是否搜查白侍郎的府邸?”

“这么顺利啊。”伯庚语气微沉,“看来,想看着白家倒台的人,还不少。

光凭阳家,怕是没这么神速吧。”

“若无内应,想来不能这么顺利。”武辰道。

伯庚默然一阵,“你替朕带句话给白木达,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伯庚想起了白映薇的话。

想起了心中有愧的衡王伯修。

这一次,便当是看在伯修的面子上,给白家最后一个体面。

以后如何,他不再理会。

武辰听完伯庚的话,应声离去。

回头看了一眼福熙宫,伯庚的语声萧索,“回宫吧。”

……

来仪宫。

阳皇后坐在窗边发怔,脸上看不出喜怒。

吴掌事奉上热茶,“皇后坐了好一阵了,可是为了白家的事?”

阳皇后回过神来,接过热茶捧在手心里,摇了摇头,“许是年纪大了,总在回想从前的事情。

想当年,我还是贵妃,白氏还是贤妃,文慕晴也还在。

大家都受到楚氏的刁难,过地倍加艰难,深受其苦。

陛下继位不久,便锐意改革,向淳延国发难。

想文家当年多风光啊。

辅国大将军文雅彦年纪轻轻,允文允武,深得陛下的赞赏,屡屡委以重任,也事事办地漂亮。

更难得的是,他与文武军都谨守本分,没有半点张扬之气。

文慕晴虽在昭仪之位,却无半点骄矜,其气度与胸襟,堪比中宫。

可到头来,文家落难,文武军折损。

那么淡定的文昭仪也不淡定了,苦苦哀求陛下解救文武军。

最后,还抱了未满两岁的小皇子**谢罪,以安天下。

但文武军,还是折了。

再有楚氏,当年位主中宫,不可一世,又因淳延国这个有力后盾,在北境大肆培植党羽。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月照国的一半,都等于是淳延国的了。

那又如何?

楚氏被废,其党羽皆被剪除,淳延国也耗损了大半的兵力,折了不少精锐,可谓两败俱伤。

而如今白家,原也算是一座巨山,顷刻却坍塌了。

你说,这世间还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皇后多虑了。”吴掌事劝慰,“当年楚氏本是外族女子,陛下早已对她不信任。

淳延国又事事掺和月照内政,俨然有视陛下为傀儡的态势,陛下如何能忍?

至于文家,文昭仪与文雅彦将军本身无错,还处处有功,又得陛下宠爱。

若能再坚持几年,待小皇子长大,封了储君,那必定地位稳固。

只可惜,太多人容不得了。

白家,就更不必说,早已触了陛下的逆鳞,陛下要收拾白家,只在早晚。

但阳家不同,纵然镇国公跋扈,但太子忠正,地位稳固。

留王聪慧,心地善良,颇得圣心。

哪怕镇国公真的惹怒了陛下,只要太子与留王尚在,皇后便无须担忧。

皇后现在真正该担心的,是傅家,还有傅家背后的神秘力量。

这一次白家的事情,多半是他们在背后捣鬼。

咱们还没来地及向白家伸手,就被他们抢了先。

白家多处产业,也尽皆落入他们的手中。

如此力量,如此速度,实在不可小觑。

只怕他们下一个要对付的,便是阳家。”

闻言,阳皇后蹙了眉头,“这些年,倒是小看傅琳玉了。”

“皇后。”侍女进门禀话,“留王来请安了。”

阳皇后神色一松,脸上出现和蔼之色,“快请进来。”

很快,留王伯均踏着轻重不一的步子进了殿,向阳皇后拜礼,声音微哑,“儿臣给母后请安。”

阳皇后看着伯均满面疲惫的模样,吓了一跳,“均儿,你这是怎么了?病了?”

“母后不必忧心。”伯均抬头朝阳皇后一笑,“儿臣无事,只是最近睡地晚,儿臣会多加注意身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