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网赌ag太假|首页 > 红尘篱落 阡陌梅开 > 第三卷第七十八章 张函碰壁

第三卷第七十八章 张函碰壁

小说:

红尘篱落

作者:

阡陌梅开

分类:

现代网赌ag太假|首页

更新时间:

2019-10-27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红尘篱落最新章节!

张函听江俞轩说陈子昂要去甸城,况且那天江俞轩给他打电话说陈子昂的耗材需要单位试用,他也帮着联系了一个朋友,价格也是按照陈子昂给别人的价格走。

他和陈子昂还有没有将来,他已经不知道,但是他还有俩个可爱的孩子,曾经他年少的梦想是那么的高尚,现在他的梦想是要他的孩子能安全的成长。

他到西城,是调查一些事情,这些事情都是机密的,他还要见闫欢。

阴差阳错的他们知晓了陈子昂没有考上大学的情况,当然这个不是他们调查出来的,是有人无意识的说出来的。

闫欢是怎么到的甸城,他也想知道,他还想知道陈子寒的情况,因为闫欢见过陈子寒,陈子寒为什么会在甸城呆那么久的时间?为什么会成为谷老大的儿子?

张函在绝密档案室里呆了好几天。

“函哥,你来看。”张倩楠喊他。

张函从卷宗里抬起头,当他看到陈子寒三个子时,他激动的手都抖起来了,这个档案是压在最底层,他们已经找了好久了。

“倩楠,放进原位置,这个事情谁也不能说。”

“是!”

“明天,我要去见一个人。”张函对张倩楠说。

“好的,我们这样调查好吗?”

“倩楠,我有私心没错,但是我更是为了我们身上的这身衣服。”

陈子寒在甸城一个人孤身奋战这么久,他一定很孤独吧?

如果陈子昂再去甸城的话是不是会给陈子寒增加困难?或者是陈子寒碰到了困难?需要帮助?

闫欢对甸城还算比较熟悉,他决定是找闫欢了解一下情况。

第二天,张函给陈子悦打了个电话

“子悦姐。”陈子悦比陈子昂大,原本他也曾经叫过姐,现在有了俩个孩子,无论如何也是应该叫姐的。

“张总。”陈子悦客气的回应着。

这么些年他们都不曾联系过。

“闫欢在吗?我想见一下闫欢。”张函说

“哦,你没有闫欢的电话啊?”

“我应该是没有她的电话。”张函记得他没有闫欢的电话。

“行,我把电话给你吧,你和他联系。”

“不用了,你告诉她,下午2点在西城MM咖啡馆见。”张函并不打算要闫欢的电话。

“好!”陈子悦忙忙碌碌的,他们现在光西城的那个商场都已经是西城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了,里面吃喝玩乐一应俱全。人们从吃饭到采购全部都是一条龙的服务,各种特色小吃摊位都是应接不暇的,到中午了必须的等座。

她陈子悦已经是西省知名的企业家了。

闫欢说要去甸城,但是陈子昂不动,她也不动,一直等着和陈子昂一起走,因了陈子昂手头上的事情一个接一个,陈子昂也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去甸城的计划。

闫欢和陈子悦是西省的一对姐妹花,商圈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们凭着一腔热血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硬是创出来了一片天地,她们没有依靠,她们没有背景,她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人,在创业的路上,俩个女人同心协力,携手前进,无论多苦,无论多累。

如今,她们站在行业的顶端叱咤风云,笑傲江湖,无论是以前还是以后,人们的衣食住行是不会改变的,只要有人消费,她们的流水就会源源不断,陈子悦成立了一个妇女儿童基金会,从每天的收入里都会拿出一部分钱来帮助一些妇女儿童,还给家乡也成立了几个贫困生帮扶站,鼓励和支持那些家里贫困的孩子上学。

陈子悦转述了张函的话,对闫欢说:“张函见你有什么事情你知道吗?”

“谁知道呢,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了,只能是下午见面说。”闫欢隐隐约约能知道张函找她是什么事情,莫非陈子昂要去西城了?

依着张函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陈子昂见了谷强,而她也想了解谷强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莫不是想和你旧情复燃?”陈子悦开玩笑。

“有可能哦,我要小,三上位。”闫欢作了一个鬼脸。

“这几年都没有联系你了,突然联系你还真的感觉怪怪的。”陈子悦一脸沉思状。

“下午就知道了,我下午回来给你汇报战况,看我能不能顺利的拿下。”闫欢笑着说。

“算了吧,你想都别想,那个人除非是他想拿下你,你才有机会。”

“这么了解的?”

“你赶紧滚吧,要不然人家等急了哦,我们这里还有上好的白茶,给张函拿一些去。”

“这是不是姨姐看妹夫越看越欢喜?”

“切,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是看你的薄面。”陈子悦一支签字笔丢给闫欢。

她现在是无闫不欢,以后这个蹄子嫁人了该怎么办?真后悔妈妈没有再多生一个哥哥或者弟弟,将她收纳到陈家。

闫欢也是乐呵呵的去见张函了。

当她推开咖啡馆小间的门的时候,她呆住了,印象中的张函是瘦弱而苍白的,眼前的人是张函吗?

“闫欢,你来了。”张函指着对面的沙发。

“你怎么越来与年轻,愈来愈帅气了啊?”闫欢无法置信的看着张函,相差太大了吧!

“不好吗?”

“好啊,当然好啊。”看来你家的母老虎对你很好,过得这么滋润的。

“你也是越来越美丽了啊。”张函夸了一下闫欢。

“谢谢。”

俩个人沉默了一会:

“喝点什么?卡布奇诺、拿铁亦或者的摩卡?”

“我喝点冰糖柚子茶。算了,红茶。”闫欢本来想点冰糖柚子茶,但是冰糖柚子茶也算是一种功夫茶,她没有必要和张函久坐。

“好,来两杯红茶。”张函按了呼叫器,礼貌的对服务生说。

“我找你想了解一点情况。”张函开门见山。

“什么事情?”闫欢心里一沉,果然是找她了解情况。

“谷强的事情。”张函看着闫欢。

“我不知道,我只是见过他。”闫欢是不会再告诉张函任何情况的。

“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他了,你来找我了解情况?”闫欢说的是实话。

“我觉得你知道的应该告诉我。”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凭你是张家大少?凭你是陆家的女婿?张总,这几年顺风顺水,和陆太*屏蔽的关键字*爱有加吧?”闫欢语气不善。

“你好像对我有意见?”张函觉得闫欢不应该对他充满敌意。

“此一时彼一时,张总以前可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情圣。”

“难道我现在就不是一个情圣了?”

“噗嗤。”闫欢的一口茶喷到桌子上了。

张函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这人真的没有办法和你这个大情圣交流,告辞。”闫欢站起来就走。

“闫欢,我对陈子昂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张函对走到门口闫欢说。

“你变或者不变,你的心都在你身上,和我无关。”闫欢折回来看着张函:

“谷强,曾经是我的爱人,谁要是想动他,我拼了这条命也会让大家不安宁。”

“闫欢,你变了。”

“人都是会在改变的,你也一样。茶钱我会付的,谢谢你曾经给我温暖。”闫欢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函,每个人心里都有要守护的人,如果要选择,我会选择谷强,不,是陈子寒!

张函没有想到他会在闫欢这里碰壁,他更没有想到的是闫欢以为他和陆玉的关系很好,才抵触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