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g亚游官网手机版 > 必相逢 折子夜 > 第七十一章·识毒

第七十一章·识毒

小说:

必相逢

作者:

折子夜

分类:

ag亚游官网手机版

更新时间:

2019-10-27

两人离得极其之近,却又觉得相差甚远。

叶沁竹的呼吸喷在杨卿珏的脸上,像是一只初生的奶猫,伸出粉嫩嫩的爪子踩着他的脸。

“我为什么要怕?”

叶沁竹突然明白,杨卿珏和她,还是疏远的。

即使在这半年中他们时常碰面,却从没移开两人间的障壁,往往点到即止,交心不能。

杨卿珏……从未在她面前展现过真实的他……

但同时,他又很在乎叶沁竹的感受。他可以对身边的人保持平静,情绪却唯独会因为她的想法起伏。

“如果它们是我的同伴,刚刚和我一起渡过难关,却被你杀了,我会觉得你可怕,不自禁地疏远你。”

叶沁竹含笑,拿过自己的外衣披上,遮挡住血迹。

“但那群灵兽的目标是置我们于死地,若是对敌人留情,自己说不准就会被偷袭丧命。”

“对我身边的那些人,前尘旧事我可以一概不纠。

帮了我的人,我会尽我所能回馈他,想要害我的人,无论他之后如何哀求,我一定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以恩报恩,以直报怨,这是我的道。”叶沁竹从容不迫地解释道,“珏公子不是圣人,没必要原谅对你有所图之人。

有仇报仇,哪怕是赶紧杀绝,这是很自然的事。

我又不是什么入世未深的小傻瓜,为什么会觉得你可怕?”

“更何况……”她不太自然地移开目光,不去和杨卿珏对视,“珏公子之所以大开杀戒,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如果我因为这点疏远你了,岂不是恩将仇报?”

叶沁竹没有逃,也没有脸色煞白、泪眼莹莹的质问,经历洛轻飏的爆炸后,少女对鲜血的适应能力明显强了很多。

撩起帘子,面对血染的土地,她忍住不适一脚踩了上去。

杨卿珏刚打算起身,就被叶沁竹抬手制止。

“我知道上半夜还没过。”叶沁竹召唤出火灵,点起了一只灯笼,照亮周围的三寸,“但珏公子的身体不适合再守夜,我正好也没有睡意……

——下半夜,就交给我吧。”

夜晚煞是寒冷,叶沁竹尽管有火烤着,还是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衣袍。

灵兽的血味散发得老远,闻到的灵兽不约而同纷纷退却。

叶沁竹蹲守在帐篷外,愣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倒是本人瞌睡连连,困得连火灵也维持不住。

她眯着眼睛,捂着嘴唇打了个哈欠,使劲揉了揉眼睛,迫使自己清醒。

身后的帐篷传来一股暖流,白衣男子从帐内走出,把叶沁竹盖在他身上的斗篷回披在少女身上。

“自告奋勇熬夜,结果却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叶家三小姐,看起来是吹牛吹大了。”

叶沁竹迷迷糊糊,见杨卿珏过来了,顺手一把拉着他坐下,两人并排坐在帐篷外仅存的几块干净的地上。

“你们宁国的皇室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的声音模糊,杨卿珏聚精会神,才听出了个所以然,“冷冷淡淡杨卿檀,疯疯癫癫杨卿鄀,还有你,表面上君子风范,实际上距人于千里之外。

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培养出你们这些孩子……”

“成长的背景、母亲的处境、兄长的态度,都可能决定。”杨卿珏回答。

叶沁竹嘲讽冷笑,心里对当今的太子殿下鄙夷中带着好奇。

搞不定内忧外患,却能把自己三个在京城的兄弟逼到这种地步,这位殿下也算是功成名就。

“我还有问题。”意识还未清醒,叶沁竹嘴动得比脑子快,“你当时是怎么做到的?我感觉那些灵兽突然就不动了,任你去杀……”

“因为我用了毒。”

身边蹲了个小问号,杨卿珏有问必答。他伸手掏出四个瓷瓶,展现在叶沁竹眼前。

“这四个瓶子,分别是兽欢草解药、驱兽粉、麻痹散,以及溶血滴,是我今天所用的药粉。”

“麻痹散和溶血滴都是毒药,区别在于麻痹散只会使人暂时失去知觉,而溶血滴则会将被下药者的内脏腐蚀,和血液融为一体。”

“晚上我对灵兽用的,是溶血滴。中毒的灵兽已然回天乏术,结果他们只不过是提前给他们一个痛快。”

“这么毒?”叶沁竹惊叹,随即捧着张脸,一脸期待地看着杨卿珏,“据说有毒药必有解药,若是你,你能解了溶血滴吗?”

杨卿珏将瓷瓶收回,眼见叶沁竹眨巴这一双眼睛,低头在她滑嫩的脸颊上蹭了蹭,回答。

“能。”

他的毒,都是能解的……

叶沁竹再次发出感叹,意识在纳石中好一通找,终于找到了她很久以前拾到的黑瓶子。

“既然你会用毒,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里面是什么?”

那黑瓶子上有一个很古怪的符号,叶沁竹当时粗陋寡闻,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如今她拿出来,特意将有符号的一面冲向杨卿珏。

当看到那符号时,杨卿珏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伸出两根指头,把瓷瓶夹了起来,紧张地看向叶沁竹。

“我没有动过。”叶沁竹连忙解释,才看见杨卿珏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

为了防止自己因为无知惹出祸端,杨卿珏开瓶时,叶沁竹特意退开几步。

杨卿珏往自己嘴里送了颗药丸,含在口中屏息将黑色的粉末到了一些于白纸上。

他用金针沾起几粒,放在眼前观察,后把粉末倒回黑瓶,确定周围没有残余后,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毒出自安国,有一个极美的名字——美人泣。”

安国?叶沁竹的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三人的身影,尤其是她曾在躲雨时见到的沈易安。

“起这名字的原因,是因为安国曾有一绝世美人,娇艳欲滴,举世无双。有一毒师爱慕她,却被拒绝,这毒师恼羞成怒,创了一种毒,偷偷喂那美人吃下。”

“那美人吃了,双目流下血泪,痛苦无比。那毒师此时现身,说只要美人从了他,他便帮那美人解此毒。”

“可惜,那美人坚决不从,不到一个时辰,便泪尽而亡。

据传说,那美人死后容颜依旧,尸骨不腐。后人只得到了这种毒,却没得到对应的解药,便把它奉为无解之毒,大肆运用于暗杀之中。”

“这个东西放在你这儿,实在不安全……”

杨卿珏想把瓷瓶还给叶沁竹,但伸到一半时便停下了动作,不由分说收回了手,把瓷瓶放在自己衣袖里。

“所以……我替你收着。”

叶沁竹还没从故事里回过味来,自己的东西就被杨卿珏揣在怀里。

她连忙扑上去抢,结果杨卿珏早有防备,东躲西闪就是不让叶沁竹抓住她。

“你拿着太危险了,我拿着,好歹还能尝试研制出解药。”杨卿珏苦口婆心,絮絮叨叨说动叶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