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贼人休走 非玩家角色 > 第九十六章:不着调的人总是最后到

第九十六章:不着调的人总是最后到

小说:

贼人休走

作者:

非玩家角色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2019-10-27

十一月末,天飘起了小雪,雪飞得漫天都是,有的落在树枝上,有的落在山径里,有的落在灌木间,总之落得了一片雪白。

论剑山下,时不时能看得到几个剑客踩着积雪上山,他们的足迹留在山路上,路阻且长,山径之间,人影稀稀。

寒来袖里,青天之下,薄雾蒙蒙。

但人会越来越多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现在人少,只是时候还未到而已。

这论剑山是何处?

这里便是天下剑盟的举办之地,三年一次,天下剑客都将汇聚于此。

此山足有上千丈之高,山路崎岖陡峭,普通人在这山上根本就是寸步难行,轻功差些的江湖人也要小心三分。

而这还只是前半段路,到了后半段路,路就会断去,剩下的皆是无路的断崖,几乎没有能提供人落脚的地方。

这山就像是一柄竖立着的剑,越是往上,就越是无路可走,而想要去参加那天下剑盟,就必须得登上这山,这是第一步,也是就足以筛掉大半的江湖人的一步。

等到登上山后,在这山的山巅处,你会看到一片极宽的平台,宽得就像是这座山是被拦腰斩断的一般,足以容纳上万个人。

在这平台上有五座论剑台,这论剑台是谁留下的,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只知道那便是天下剑盟的比武台。

这五座剑台四大一小,四者环绕着一者,皆由一块巨石打磨而成。

当天下剑盟开始之际,所有的剑客都会围坐在论剑台边,在四座大剑台上比较剑术。

会有人先登上剑台通名,自认可以胜之者,便可以上台挑战。

最后四座大剑台上都只会留下一个人,一个人无人再能挑战的人。

这四个人便会是天下的四大剑客,而他们也将在中央的小剑台上比出最后的天下第一。

天下剑盟没有公事人,天下所有的剑客便是公事人,不过天下剑盟需要录入名册,这上山便是录入名册。

登得上这剑山的人,才有资格一观那天下名剑之间的较量。

往年,这天下剑盟的前四名,通常都是固定的四个人,独孤不复,穆武,糊涂道人(眞青道人),和问剑老叟。

不过今年,穆武不在,他的义弟穆青甚至不是用剑的。

所以穆武的那座剑台这次会由谁站到最后,许多人都在议论,结果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会是近年新起的奇才铁慕衣,有人说会是李驷,有人说会是在那变数之中。

总之,结果很快就要出来了,因为天下剑盟已经到了即将要开始的时候。

陆陆续续的,已经有剑客登上了山顶,坐在了那片风雪之中。

天下剑盟没有时间的规定,只要没有比到最后,就不会结束。

有的剑客们会自备吃食,但大多数的剑客都是不吃不喝,在那山顶上,一坐就是十天半月。

反正对于一流以上的高手来说,十几天不吃不喝,也死不了人。

这是一场苦行,但练剑本就是一场苦行。

独孤不复是在第三天到的,那一天大雪封山,他踏着一片白雪而来,身上穿着厚厚的衣袄,还披了一件黑色的毛皮斗篷。

他怕冷,这一点江湖人都知道。

上山之后,他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找了一个地方,和所有的剑客一样抱着自己的剑席地坐下,等着剑盟开始的一刻。

铁慕衣是在第四天到的,叫人注意的是,他没有再背着那标志性的七柄铁剑,而是只背着一把。看来那个江湖传言确实是真的,他将自己的七柄剑融了。

问剑叟是和糊涂道人一起上的山,他们一个只顾着咳嗽,一个只顾着糊涂,看着满山的剑客,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第五天的时候,来了一个异国人,那是一个身形尤其巨大的剑客,同时,他身后背着的剑也同他的人一样,大得异常。

那异国剑客打量了一遍在场的所有人,咧着嘴笑了一下,带着那难看的笑容,就地盘坐在了地上。

等到了第七天,该来的人都已经来了,只是还有一个人没到。

这是剑盟开始前的最后一天,理论上来说,只要过了今晚,第二天一早天边显白的时候,剑盟就是正式开始了。没有来的人,就权当是弃权处理。

独孤不复少见的没有闭着眼睛,而是一直看着山下的云中,似乎是等着一个人的出现。

可惜那个人一直没有来,这让他看起来有一些失望。

又是一晚过后,是已经没有人再上山了,山顶上已经坐满了人,风雪也是小了一些。

天就要亮了,看来,今年那人是不会来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想的。

独孤不复在等谁,他们当然也知道。

那人的剑,在场的人里也有一些见到过,不过那人终归不是一个剑客,而是一个贼偷。

铁慕衣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因为那人如果来了的话,会让他很难办。

他今年,可是为了那天下第一来的。

为此他还提前抄完了他娘叫他抄的经书,也不知道他一年除了练剑和抄经还会做些什么,这孩子长这么大也是不容易。

天边,一抹天光已经渐渐从云层之中显露,所有的人都仰起了头来,等着那天光破开的一刻。

这时,天侧的风雪忽得一乱。

独孤不复先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好像是勾起了一些嘴角。

问剑叟咳嗽着敲了敲自己的背,糊涂道人难得的没在糊涂,因为他现在还没睡醒。

铁慕衣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背上的剑。异国剑客抱着自己的手,抬起了头来。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天边,他像是踩着一缕风雪,又像是踩着一片轻云,乘风而来。

那一身白衣翩翩,拂开了飞雪,最终落在了山顶上。

他的怀里是还抱着一个人,一个握着剑的女人。

“呼,好险是赶上了。”李驷擦了一把额头上若有若无的汗,出了口气说道。

他的怀里,被一群人看着的术虎女红着脸,伸手在李驷的肩膀上狠狠地捏了一下。

“斯。”李驷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把术虎女放了下来,看着她说道:“你干什么?”

然后,他就注意到了两旁静静地看着他们的剑客们,尴尬地笑了一下,指了指术虎女介绍道。

“咳,这是,我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