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网赌ag太假|首页 > 颜即正义[综] lyrelion > 2.16

2.16

小说:

颜即正义[综]

作者:

lyrelion

分类:

古典网赌ag太假|首页

更新时间:

2019-10-27

2.16 世界奇妙

接到乌鸦老头儿的召唤时,刚完成个暗杀任务的中御门正站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默默祝福某场神前式的婚礼。

参列者入场就位,安静期待身着黑色丝绸和服的新郎在前、穿戴白无垢的新娘依序入场。修祓所需的招神用水已备好,预备祝词奏上的神官也已就位,三献仪式的酒杯与佳酿早在场边等候,还有作奉玉串奉的小杨桐树枝,也缠好了白棉纸。

直到新娘款步走来,头上戴着的白色棉帽映入眼帘,百感交集的中御门转身离开了神社。

沿着参道行到鸟居前,有个男孩儿孤零零蹲在阴影里。小小的手指在地面上划来划去,又握拳狠狠捶下。他茶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更接近淡金色,黑色的皮肤让人会误会他是个小小外国人。听到有人路过他身边,男孩儿抬起头,露出发丝后隐藏的紫黑色眼眸。

中御门停下脚步盯着他渗出血丝的手指,有些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那个名字代号超级多的未来卧底:“需要帮助吗,男孩儿?”

紫黑色眼睛的孩子站起身:“你是医生?”

“没有那么崇高伟大。”中御门托着他的手指检查。

男孩儿盯着他给自己的手指止血上药:“……你也不喜欢她嫁人对不对?”

“女大当嫁。”中御门摸出绷带熟练地给他包扎好,“你不进去的理由很有冲击力。”

瘦弱的男孩儿摇头道:“她邀请了我。”说罢又睁圆了眼睛看着对方期待回答。

对话充斥着诡异,所幸中御门遇过的神经病不少:“他邀请的我。”

淡金色头发的男孩对这个解释的回答是:“所以你喜欢新郎。”

……现在的学校都教孩子什么啊?!中御门松开手:“没有那么深厚的情谊。”

“哦。”男孩微微曲张手指,觉得疼痛神奇的缓解了,“成为大人可以不孤独吗?”

中御门看着他瘦弱的身躯道:“孤独是什么。”

男孩小大人似的叹口气,举起他包裹着的小手挥了挥:“我一个人住,一个人吃,一个人睡。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做作业,打完架一个人去看医生。”

“那不叫孤独。”中御门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那叫一个人也能过得挺好。”

“你也是这样长大的?”男孩儿眼眸闪亮着伸出手,“你也不是日本人!”

“我有日本籍。”中御门摸了摸他茶色的发丝,“礼尚往来。”

男孩儿抓起缕对方长长的金发:“好看,像洋娃娃。”

“感谢赞美。”中御门笑弯了眼睛,“当然,我和芭比的性别不那么相同。”

“我还不至于分不清男女。”男孩儿咯咯笑起来,“你介意这个?”

“只要出于真心我都能接受。”系统鉴定的结果不出所料,中御门猜测大约是伴随着那位红棕色头发的女士正式姓了宫野,任务面位就向着奇怪的道标加速。

男孩儿把他的头发缠在手指上,玩儿得十分认真。中御门及时阻止了他想给自己编个辫子的打算:“需要我送你离开吗,男孩儿?”

“你也要走了。”男孩儿叹息着松手。

“加班。”中御门站起身。

“你看起来可没到能工作的年纪。”男孩儿仰起脸来,阳光从他细细的发丝后穿过,像头上顶了个光圈儿似的。

中御门忍不住掐了下他的脸,果然很柔软……小天使般的孩子总会让他想起大侄子和泉奈奈。

“你在怀念谁?”男孩儿的眼睛逆光看紫色更重些,“唉,爱一个人果然好难啊。”

听听这孩子气的神转折。中御门笑出声来:“初恋总是没有好结果的。”

“经验之谈?”男孩儿冲他做了个鬼脸。

中御门手痒地再掐了下他的腮帮子:“需要我送你吗?”

“下次见面我会掐回来的!”男孩儿龇牙咧嘴冲他挥拳,“奇怪的大哥哥,别死太早啊!”

中御门转身摆手离开。相信再会时,是两个人都身处黑暗的那刻。

黑暗里的老者有双鹰隼般的眼睛:“你迟到了。”

“有什么能为您服务?”中御门恭敬地站在对面,没有致歉也不打算说明原因。

果然老者没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自顾道:“之前的任务你完成得很干脆,明天起去海那边替我问问她,她到底在搞什么?!”他狠狠杵着拐杖,“不知所谓!不识好歹!要不是——哼!”

内心吐槽话语里乱七八糟逻辑关系的中御门垂目感叹,哦,黄昏别馆的地毯质量不错。

“她有个女儿?”老者眼中带着寒意,“琴酒,你知道该怎么做。”

中御门眯起眼睛,因为他的话让系统开了个极其丧病的支线任务:“……需要做到什么程度。”

“让她或者她安分下来的地步。”老者伸出拐杖,敲了敲中御门的脚踝,“带上伏特加一起,他最近和匹斯可走得太近了。”

中御门让脸上的犹豫更明显些:“这,是。”

“人往高处走,琴酒。”老者满脸毫不掩饰的算计,“我是信任你的,当然匹斯可也是。”

可我不信任你。中御门微微欠身,听老头儿咳嗽起来就担忧道:“这次的药还是不适合吗?”

老者摆摆手,接过他倒来的茶喝下:“需要时间,哼……我还等得起。”

言行举止透露的信任意味有些过于刻意了啊乌鸦老头儿,中御门退到旁边没有说话。

老者端着茶杯沉吟片刻:“艾莲娜的背景确认没问题?”

“匹斯可大人亲自确认过。”中御门顿了顿又道,“她的推荐人是宫野先生。”

“啧,科学。”老者撇嘴道,“算了,希望这次能研究出真正有价值的。”

“您的理想定能实现。”中御门相当肯定,毕竟父亲不行还有下一代不是?想啥呢,以为说的是还不知道在哪儿的雪莉?就不能是治水的大禹吗。

“你的小组都去。”老者的言辞云淡风轻,但腔调带着肃杀,“那个女人需要真正的安息。”

叫上科恩和基安蒂?中御门微微抬眼:“那边此前是卡尔瓦多斯在负责。”

“我调开他了。”老者摆摆手,很是疲倦地合上眼睛。

中御门知道本次对话已结束。这的确不是电话里能说清楚的,微妙的语气语调和神态所传达的内涵,只有面对面才能切身感受。不过讲道理,这次的任务是不是太艰巨了些?调动这老些人,就为了置一个女人于死地?即使那位不是简单用“一个女人”就能概括的。而前面又说让自己搞定贝姐,怎么搞定?一杯“马丁尼”吗。琴爷你真不容易,为组织操碎了心,真是付出了一切能付出的。

中御门离开后的房间内,一道暗门打开,部长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出来。

老者转头看着他:“如何?”

“作为我的便宜侄子,我观察了他十余年。”部长淡淡评价道,“有能力,没野心,可以用。”

“没野心吗?那岂不是无法掌控。”老者低咳一声,“宪三,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之前的药物实验均已宣告失败,还好您没有服下。”部长站在窗边注视下面的庭院,那个一头金色长发的少年渐渐走入他的视线范围。

“这次的,又能成功吗?”老者叹息,“当然,中御门家的利胜那边你处理得很好。”

部长眼见少年站定脚步,似有所觉地回身抬头来看,他眼中有了笑意:“试过才知道。”

“你是想……她可能说谎了,也可能没有。”老者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无论她是否说谎,她都可以死了。而伏特加的事,证明您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部长隔着玻璃与下面的少年对视,少年蓝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如璀璨的宝石闪闪发亮,“您不必担忧。”

“宪三,时间仿佛没有带走你的冲劲。”老者满意地颔首。

庭院里的少年戴上了黑色的帽子,转身快步离去。部长回身道:“您才是车头。”

“可我已经跑不动了。”老者再次叹气。

“您还是那么喜欢试探人。”部长淡然道,“伏特加也好,爱尔兰也罢,甚至是琴酒,他们都是您亲自栽培,一手提拔起来的。”

“时候仍旧没到。”老者从身前书桌的小抽屉里取出个药盒,他手缓慢而颤抖着打开,取出粒胶囊服下,“不要担心你的侄子,他绝对能全身而退。”

“能得到您如此高的评价,我惶恐。”

“好啦,这么多年也只有你一直坚定地站在我这边。”老者呼了口气,精神也似乎好了些道,“我们来计划下面的事吧。”

部长没有回应,只是走到他对面坐下。

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女确实极其美丽。

水波荡漾的绿眼睛柔情万种,灿烂的性感金发卷着波浪垂到腰际,柔韧掩盖住力量的曲线蜿蜒。不愧是将来要誉满全球的女明星。即使现在吟咏俳句不给点数,中御门也觉得这个形象值得赞美。

只是对方一开口就全毁了。

“我说,你真的是琴酒?”对方环着手臂,娇嗔地歪头看他。

中御门看着这个比自己矮的女子,视角正好落在对方黑色的头纱上:“莎朗,还是克里斯?”

“分饰两角好麻烦呐。”她眼波流传凑近,手试图搭到他肩膀上,“琴爷,我替你不值。”

中御门微微眯眼侧首,让对方的呼吸只扫过他的面颊:“不敢。”

“怎么说呢,我知道很多你会感兴趣的消息。”少女伸出可称纤纤玉指的手,勾起他的一缕发丝,“都是金发呢,我觉得很有缘。这就是天生一对!”

“失去至亲的少女可不是这姿态。”中御门退开一步,觉得最近自己的头发多灾多难。

“我一直想知道,你留长发是个什么心态。当然,这很帅气。”她跟上一步,尝试把自己挂到对方身上,“你告诉我,我保证演技在线!”

这是什么奇怪的保证。中御门往侧边让开皱起眉道:“看样子,温亚德夫人的离世让她的独生爱女神志不清了。”

“唉,我不能说啊。”女子惆怅地指指自己的喉咙,嘴唇动了几下发出无机质的机械【哔】音,“看,就是这样。说不了也写不了哦,我好烦恼的。”

中御门若有所思道:“那你想我帮什么忙?”

“我喜欢你呗琴爷。”女子忽而极其纯情地笑了,“从【哔——】就喜欢!这该死的限制。”

中御门挑高眉头:“喜欢我?我们是第一次见吧。”

“反正琴酒和苦艾能调出鸡尾酒,我可是很开心自己能【哔——】啊。”女子试图挽他的胳膊,“总之,我会帮你的,才不会反水!”

“不是帮我。”中御门抽出自己的手,“是帮你自己。面临危险却不自知,才是最危险。”

“哇!琴爷果然是组织里最帅的!”女子眼冒精光,扑上来抱住他就不撒手,“又帅气又温柔,果然迷skr人啦~~”

抱歉啊,帅的是真·琴酒。中御门翻个白眼,按住对方的肩膀将她推开:“总之,这段时间有劳你照顾了,克里斯。”

“没问题没问题!”虽然被推开也毫不沮丧的少女努力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你认识个叫詹姆斯·布莱克的人吗?”

中御门的所有动作瞬间定住:“他怎么了?”

少女笑嘻嘻地顺势亲了他的侧脸一下,然后欢呼雀跃道:“来杯马丁尼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