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网赌ag太假|首页 > 远山风月闲 陌离浔 > 第一百四十章季风聿是清白的

第一百四十章季风聿是清白的

小说:

远山风月闲

作者:

陌离浔

分类:

古典网赌ag太假|首页

更新时间:

2019-10-27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远山风月闲最新章节!

“你死定了。”

阮轻月说完这句话,就偏过头看着谢玄,其实谢玄那些话都是阮轻月实现告诉谢玄的,她知道这句话一定会将南忆逼到最后,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季礼果然将眼神移到了季远风身上,想要陷害手足可是大忌,季礼眼眸微冷。

皇后见状,脸色大变,她站起身指着南忆怒声说道:“你这个小贱人是不是和阮轻月联合了,明明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胡乱牵扯太子做什么?”

阮轻月抬起头直直地看着皇后,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低声问道:“究竟是我联合了郡主,还是太子早起了杀心,皇后不是心知肚明吗?何故在这里丢人现眼?”

季远风走到殿前,直接跪了下去,他眼眶中带泪看着季礼:“父皇,儿臣冤枉,儿臣确实是将云婆婆带到了郡主面前,但那是因为云婆婆百般哀求,郡主也确实相见,儿臣才做了这般糊涂事。至于想要陷害四弟一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儿臣不知道为什么郡主会胡乱猜测我与四弟的关系,竟然臆想出我帮助她是为了加害于四弟,实在荒唐。”

季远风看了一眼跪在另外一边的云婆婆,眼神微冷,露出一丝危险的目光。

云婆婆身子一抖,她害怕地看着季远风,咽了咽吐沫,声音颤抖地开口说道:“回皇上,这件事确实不关太子的事,是老奴感激太子帮衬,所以才想要除掉深受皇上喜爱的聿王,是老奴一个人的心思。”

阮轻月一愣,她猛地转过头看着季远风,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和后悔。

季远风冲阮轻月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他既然用了云婆婆这枚棋子,那就一定会把自己的棋子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怎么会让阮轻月用自己的人来扳倒自己呢?

“可是……”阮轻月还想再多说什么,却被一边的清贵妃拉住了手臂,清贵妃朝阮轻月轻轻摇了摇头。

阮轻月看着清贵妃,只好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她皱着眉头,露出杀气地瞪了季远风一眼,心中愤愤不平。

季礼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指了指云婆婆,冷声说道:“胡乱嚼舌根,还指使郡主杀害公主,来人拉出去杖杀。”

云婆婆神色平静地站起来走了出去,似乎死亡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那般平静的样子让阮轻月都觉得诧异。

“郡主听信小人谗言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但看在南将军为国捐躯的份上,撤了郡主头衔,即刻启程回南部,由谢将军处置。”季礼看着跪在下面精神濒临崩溃的南忆处罚道。

“太子,不问青红皂白将小人带到郡主面前,也算是助纣为虐,就罚太子在东宫面壁思过三个月,不得参政。”季礼这处罚说重也重,说轻也轻,阮轻月心中并不满意。

“老四,无故被人诬蔑入狱,如今真相大白,恢复聿王的称号,恢复护城军的掌管权。四王妃查案有功,便封赏王妃的生母为一品夫人和阮府主母同品阶吧。”季礼挥了挥手,封赏过后便疲惫地让所有人都退下了。

阮轻月和清贵妃则要去接季风聿出狱,虽说只是软禁,可是毕竟不如在外边舒服。

“母妃当时为什么拦着我?明明就是季远风想要害阿聿啊。”阮轻月颇为不解,她本就打算借这个机会咬死季远风。

清贵妃摇了摇头,她拉过阮轻月的手,轻声说道:“你还没有意识到吗,皇上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杀了季远风的,他希望太子能够和阿聿分庭抗礼,这样他的皇位才是稳固的。若是太子倒下了,只剩下阿聿独大,他的皇位会坐的不安稳的。”

阮轻月沉默地低下了头,所以就算自己真的证实了季远风想要杀了季风聿,季礼也会找别的理由保下季远风。

阮轻月心头苦笑,难道自己除了一刀杀了季远风,就没有别的除掉他的方法了吗?阮轻月就不信这个邪了,她会解决不了季远风这个垃圾人。

当季风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阮轻月瞬间就红了眼,她朝着季风聿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季风聿,将头埋在了季风聿的怀里。

季风聿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清贵妃,脸上一红,但他没有推开阮轻月,而是笑着摸了摸阮轻月的头,小声说:“傻瓜,跑那么快做什么,摔倒了怎么办。”

阮轻月抬起头,撅着嘴,委委屈屈地说道:“那你不会接住我吗?”

季风聿莞尔一笑,伸出手勾了一下阮轻月的鼻子,眼神温柔地看着阮轻月,不好意思地小声道:“无论你跑得多快,我都会接着你的。”

阮轻月红着脸咬着嘴唇,脸露羞色地将头藏在了季风聿的怀里。

“瞧瞧这一对甜蜜着呢。”清贵妃带着慈母的笑容走近,眼神中却是藏不住的落寞和羡慕。

季风聿拉开阮轻月,将手臂搭在阮轻月的肩膀上,看着清贵妃,脸上露出一丝羞愧:“给母妃添麻烦了。”

清贵妃温柔地笑着摇头,轻声说道:“母妃可没帮上忙,都是轻月忙前忙后,发现了那些至关重要的证据。”

季风聿低下头,看着阮轻月那双明媚的眼睛,心头暖暖的,原来被人这样信任的感觉是这样的。

阮轻月看着季风聿眼神中的感激,下意识地扯着季风聿的衣袖,晃了晃,偏过头:“我们晚上去吃好吃的吧。”

季风聿点点头,伸出手摸了摸阮轻月的长发:“好,只要是你想吃的,我们今晚就去吃。”

阮轻月笑着挽起季风聿的臂弯,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在前边。

清贵妃立在两个人的身后,看着他们幸福地依靠在一起的身影,眼神微微有些湿润。

这样的画面看起来好熟悉,似乎二十年前的女孩就这样挽着自己心爱的人,那个时候以为两个人会这样一起走,走到地老天荒,斗转星移……